警告:请不要非法盗链本站图片,如转载内容请注明出处:乐清维科网! 返回首页 - 帮助
词目 数图 方言 图库 晓得 社区 家谱 事历  
找一下
进入

  乐清维科 > 浏览词目
  物 >书籍 > 文集 > 破墨  编辑词目   发表评论  收藏本内容  历史词目  

 

破墨

---------来源:作者本人,乐清日报     作者:赵乐强,杨坚     人气:
内容简述
放大
《破墨》书影
《破墨》是一本传记体的回忆录,读这样的书似乎在读人生之大书,读《破墨》其实在读方德先生的经历,画家的人生如画一样丰富多彩。人们说读莎士比亚的作品,一百个人就有一百个哈姆雷特,我对《破墨》也有同样的感受……

夜雨灯花映破墨(破墨代序)
                                                                        赵乐强
       方德先生是画家。而一本他自述人生的《破墨》,让我感慨万千。时令已是初冬,天下着微雨,洒在红叶青枝上,泛着一层细绒绒的白色。我是躲在乡下老家读他《破墨》书稿的,天垂暮时,灯光透出窗户映射在小院的夜里,所有的背景淡得几乎都不成墨。这时独拥书房,自然会生出一份淡淡的忧郁。日前我请人刻了一枚闲章,叫“六○前半闲人”。按理说,到这份上伤感已经渐渐变奢侈了的,但就是那么顽固地生出来,而且老在你眼前晃来晃去,让你静不下来,还真是破墨!
       我晓得方德先生的画好,十分的推崇他,而竟不知其文章如此的有温度和厚度。依我看,这不仅在书画家中难得一见,在作家中也同样是不可忽视的。“寒沙梅影路,微雪酒香村”,郁达夫先生说是雪月梅这冬宵三友会合欺侮酒姑娘,而我感觉这就是《破墨》的印象。多美啊,昏黄的月色照着雪夜的一角,脚边梅影婆娑,心头却一阵阵热潮涌动。
       方德先生小时饱受饥饿、失学、被人欺凌之苦,他是一位及早开始阅读人生这本大书的人。今天他把这一切都写进了书里,但去掉了浮躁之气,幻灭之惑,渡尽劫波而以恕道待人,内心的愁绪烟云流散之后化为一种澄明的观照。我乡先贤宋四灵之一的翁卷曾诗曰“忽于水底见青山”,方德先生的《破墨》底下也有青山,青山是倒影中的青山——朦朦胧胧却轮廓分明,波光浮动却葱绿一片。
      记得是我极力怂恿方德先生写此书的。作为五十年代中期出生的人,“文革”我虽未出道,但也带过红袖套儿。书架上有关“文革”或“反右”的著作也读过不少,而尤以为事后像方德先生这样至情至纯的人实在太难能可贵了。那些天又正好在读托尔维克的《旧制度与革命》一书。法兰西两百年前居然闹过“共和二年的文化革命”,激进的罗伯斯庇尔,雅各宾派执政,剑锋直指传统文化并与之决裂,革命者们意气张扬,慷慨激昂,以改造他人的人性紊乱为乐事。我是眼花缭乱却又似看天外流云,这何其相似于我国的“文革”啊!为此我惊颤不已。方德先生的故事也就由原来个人的际遇而有了凝重的历史宿命。所以当《破墨》出版之时,作为老朋友,我懂得方德兄内心深处那“众里寻他千百度”后,“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时所释放出来的轻松和坦然。
       窗外有点雨,此时我突然想到外面去转转。于是叫了辆三轮车,摇摇晃晃穿过乐清街头的雨丝到了上半街。方德先生在这住了几十年,我读高中二年多时间也无数次从这条街上走过,那时两旁屋檐下挂着的腊鸡腊鸭,散发出浓郁的市井气,想来仍十分的温馨。这里小巷深深,箫台巷,凝和巷,拦诗巷……一听名字就会涌上诗情。而今,旧日的风景有的还在,有的随风远去,却又生出新的风景。我给方德先生发了条短信,“我在箫台雨中,大道也如破墨啊!浓了以淡破之,淡了以浓破之。色以墨破,墨以色破。”他回信息说:“就等着掀起你的红盖头了。”这时雨变大了,三轮车夫拉着我往回走,上半街在身后渐渐退去。过了老的十字街口,又见人来车往,霓红灯闪耀,新的风景总是那么光鲜。

 

 

周方德的破墨人生及艺术

    ■杨坚

    缘起

       赵乐强君让人送来一本书,要我读一读并写篇文章,这本书就是方德先生的《破墨》。其实,这本《破墨》也正是在乐强君“极力怂恿”下写作出版的,我想乐强君自有其独到的眼光和道理。书成之后,乐强君惊讶其文章有如此的温度和厚度,这在序言中已经表达。我对《破墨》的第一感觉是,别具匠心的装帧和印刷设计。一是外包装用了厚厚的泛黄仿羊皮纸,材料质地敦厚,竖立似墨的中间镂空“破墨”两字,使整个封面显得古朴而沧桑,特别是仿羊皮装帧,有一种原始图书的味道;二是目录导读上别出心裁,用大写壹贰叁肆展开章节再标注文章标题,每个章节用一句诗词概括;三是插图大部分是些珍贵的历史照片。看来,画家的书就是不一样。

       我用了两天时间几乎一口气读完《破墨》。论年龄,方德先生是我的长辈。乐清城关瓯兜一样大的地方,在文联这个圈子里,十几年前我们面熟,但没有缘分交集,感觉他很温和,也只知道他是画画的并且很有成就。现在,方德先生用一本《破墨》将自己丰富多彩的人生和艺术道路展现在我的眼前,他所经历的年代和社会人生正是我辈没有过的。所以,《破墨》将我的人生经历往前挪移了二十多年,并且在方德先生的娓娓而谈中,我感觉自己也身临其境,领略了他及他那一代人最最难忘的岁月。

    底色

       因为父亲在G民党军队医院和政府里做过事,哥哥又在台湾从军,在阶级斗争高于一切的那个年代,家庭出身如同打上标签注定了一个人的命运。方德先生在读小学期间就倍受社会白眼和一些人的欺负。小学毕业的他被迫休学,为了活着要上山放牛,做学徒磨素面粉,砍柴和种番薯等。往昔的美满和幸福,如昙花一现,福建的豪宅天井、花园、“凡亚林”的琴声,福州的木偶表演以及家庭的温暖,如曾经的梦一样闪过童年。从中产阶层到社会底层,从童年到少年,巨大的生存环境反差,是难以承受的一种心灵伤痛。在这种情境下,少年方德却用其画家之心灵,感受和寻找身边的山水美景,用自然之大美去破墨个人心中的忧患。在《破墨》里,方德先生用了很多文字来描写家乡美景,石板构筑的塔影桥,桥下碧绿的水潭,老乐中门口的大樟树,金溪瀑布和水碓房,社稷坦上的月光,西山竹林间飞翔的“长尾巴丁”鸟……其实,这一切的一切,如一幅幅山水画早已刻画在少年方德的心中,胸中有画才有画,只是现在他用文字的形式展现出来。半个世纪前乐成乡村山水和人文美景,虽然早已消失在现代化过程中了。乐强君为《破墨》写序,夜雨中一人徘徊在乐成北大街,其实也是在寻找方德先生笔下的乐清文脉之沉淀。我相信,那个时候,温暖和慰藉方德幼小心灵的除了童年回忆之外,便是乐成周边大自然之壮美“野趣”,而这些又恰恰是画家所必须具有的审美敏感和发现眼光,或者说,这也正是方德先生的人生及绘画艺术的底色。

    细节

       细节描写是记述文情节构成的基本单位,可以说没有细节就没有艺术。没有细节描写,就没有活生生有血有肉有个性的形象。我们常说细节决定成败,方德先生可谓深谙此道,剪纸、木刻和绘画如此,写作更是如此。

       在《破墨》里,有许多细节描写,读来震撼人心。如方德先生的父亲因饥荒患了“浮肿病”,邻居说没有营养,枯了,吃海鲜才有救。在后所城门下,方德用五元钱换回五条笔管粗的跳鱼,水煮给父亲补身体。买“蓝湖”(跳鱼)的细节描述非常传神:“第二天清晨,直奔后所,远远看城门下有一位老人提着一只小饭桶,待走近,却见是个小伙子,戴着破斗笠,穿件破棉袄,赤着一双泥脚,我低声问他什么地方有塗货卖,他神色慌张向四周扫了一眼,轻声说这里有,开了饭桶盖,见有十几条大‘蓝湖’”,如同画画,几笔涂抹,卖鱼人的心理和神态立刻显现。还有在食堂里,方德看到一条好久没有见过的小黄鱼,他立即想到了爸爸的病,……食堂师傅说要十五元,相当于当时一个人半个月的工资,他毫不犹豫拿出自己所有的饭菜票,食堂师傅的“表情和哆嗦的手,好像是舍不得”,当鱼放入饭盒后,方德趁热就往家中跑,赶到午饭之前给父亲吃。买五条弹涂和一条小黄鱼的细节,把方德先生救父心切的情状立刻表现出来。

       同样,在《砍柴》这篇文章里,说是一位姓施的砍柴能人,带着少年方德他们到乐成笙箕岗板嶂岩背砍柴的经过,过悬崖峭壁下的羊肠小道时的惊险:“放弃柴担,轰然松手,倒向山坡,侧身一瞥,只见两担柴像跳舞一样,一下高一下低滚将下去,一瞬间没有了,只见扁担朝天插在半山坡上”,如果没有亲身经历是不可能写出这样精彩文字的,像这样的细节描述,在《破墨》里比比皆是,其实,这就是文字写作上的破墨之道,难怪乎乐强君惊讶方德先生的文章有如此的温度和厚度。

    逆境

       方德先生在其人生和艺术追求中,有许多梦想的破灭。上中学,进美术学院深造,进新闻单位工作,去当兵或到新疆发展等,当一个又一个机会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总被残酷的现实击得粉碎,缘由只有一个他是“历史反G命的儿子”。

       不管他被下放到农村或做什么苦工,白天他随大家一起劳作,晚上学画,“绘画成了他当时摆脱不堪忍受一切的方式”。当他的第一幅剪纸作品《上学去》在上海《儿童时代》杂志发表时,他是何等的欣喜!他不断给《浙江日报》等报刊投画稿或木刻稿,可曾经一段时间,连他投稿的权利也被某些人剥夺。在阶级斗争抓得很紧的时候,他甚至外出写生也屡屡受阻。写稿谋生,不仅是方德先生重要生计的手段,更是他证明自己活着的人生价值所在。

       身处社会底层,青年方德还是凭着自己对艺术的热爱,只要是与木刻、剪纸、石雕和绘画等相关的事他都努力去做。二十岁的时候方德父亲过世,残疾的弟弟一直由方德先生照顾,但他在书里只是一笔带过,相信这个过程中有许多艰难。还有方德先生多次提到,为绘画艺术本来可以外出发展,但为了家庭里三个孩子的成长,一些难得的机会都放弃了。直到三个儿子大学研究生毕业,在杭州找到了工作。才开始到上海,最后落脚杭州,这个时候,人生已过大半。

       从另一方面来看,也正是那个特殊的年代,成就了方德的现在。因为意识形态极强的年代,需要有宣传、绘画等一技之长的人才,文艺宣传队演出,开办各种宣传展览,绘写街边墙上的语录和彩画,报纸杂志刊发社会发展内容等等,方德先生正是在这样历史洪流中,紧紧抓住命运之手,学会在夹缝中求生,在压制中发展。逆境没有打败他,因为他心中有一份坚定的追求和梦想。正如巴尔扎克所说的,苦难对于天才是一块垫脚石,对于能干的人是一笔财富,对于弱者来说是万丈深渊。诗人顾城有诗“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方德先生的《破墨》,从其人生追求的角度去理解,我认为其寓意,就是在梦想之光的照耀下,冲破黑暗寻找光明的过程。

    人物

       在《破墨》里,方德先生写了很多人物。比如对他艺术影响很深的林风眠、林曦明、杨可扬等先生,还有在工作生活中直接往来的一些人,比如俞龙孙、洪寓平、张龙光张炳勋等,还有许多在情感的方面滋润其人生的女性。

       其实,人的生命,是与许多人交织的过程,《破墨》里有与他一起放牛的女牧童阿彩,爱恋他并从温州赶来与他相会的晓冬。这些女性形象栩栩如生,光彩照人。如阿彩,这是一位天不怕地不怕野小子一样的人物。会对山歌,会讲粗话,会用竹鞭打草丛中的蛇,会认得许多草药,会斗牛,少年方德受到欺负时她会挺身而出。

       方德先生笔下的这些人物,都能给人以正能量。堂兄三哥更是位传奇人物,个性鲜明,原先在芙蓉教书为生,后来辞职了,就是因为不为五斗米折腰,三哥认为:“没意思,没有自由,人像木桶似的给箍在一起,忒苦”。三哥什么酒都喝,会拉二胡会弹唱,足力很好乐于山水,也懂书法和绘画艺术。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这样的人生态度难能可贵,正如方德先生说的,三哥“乐天知命的达观境界及豁达自在的神志,永久凝固在我的脑海”。

       还有张龙光先生,作为共产党和政府的领导干部,既有领导能力又懂文化艺术,而且欣赏提携文化人才,张家小楼成了方德先生的精神家园。还有炳勋兄,甘于淡泊,远避名利,文学历史无所不包,情真意切别有心……这些方德先生笔下的人物,不管是高山仰止类的,还是亦师亦友的,都是他人生里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有些还是他生命追求的标杆。从乐清文化史料的角度看,方德先生的这些回忆,如林曦明、俞龙孙,洪寓平、张龙光等人,都是非常珍贵的文化历史资料。从方德先生个人方面来看,我想,无论是什么样的社会,总是好人多,正是这些人影响着他,提携着他,也从而使他感恩生活,使他破墨成长。

    破墨

       《破墨》是一本传记体的回忆录,读这样的书似乎在读人生之大书,读《破墨》其实在读方德先生的经历,画家的人生如画一样丰富多彩。人们说读莎士比亚的作品,一百个人就有一百个哈姆雷特,我对《破墨》也有同样的感受。对于求知者来说,《破墨》能让我们看到在那个出版物奇缺的年代,主人公购书的热情及对于知识和艺术的追求,令人感叹,方德先生的历程再次证明了知识改变命运这个真理;对于书画家来说,《破墨》又是一本生动的艺术教材。方德先生将自己学艺道路上的得失体会,毫无保留写了出来,真知灼见自成大家之言;对于小说家来说,读到了许多的人物形象,曲折动人的故事情节……

       破墨是中国画技法名,黄宾虹说,“破墨之法,淡以浓破,湿以干破”, 从另一角度来看,破墨就是弥补或突破。作画用破墨法,目的在于使墨色浓淡相互渗透掩映,达到滋润鲜活的目的。画家方德先生将破墨用于自己的书名,别有风味。其实,画画如此,人生难道不也是这样吗?人生需要破墨,破墨的人生才能升华。

       乐强君那夜读完方德先生的《破墨》手稿,在三轮车上摇摇晃晃冒雨穿过那条他读高中时无数次走过,方德先生也在这住了几十年的北大街,他的眼前“旧的风景有的还在,有的随风远去,却又生出新的风景”,乐强君说“我在箫台的雨中,大道也如破墨啊”!无疑,乐强君对于破墨的理解,更上一层楼。大道即人间的正道,人间正道是沧桑,沧海桑田是大自然的变化规律,老子云,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破墨就是一种道,破墨之后自然又是一番新的风景。

       这也许是《破墨》给予我的启迪。



如果您认为本词目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 编辑词目

  贡献者
admin
关于本词目的评论(共条):
细读ing    2013-5-24 9:12:25
. 匿名 .
对本词目发表评论:

最多不超过1000字

 相关词目 更多... 
 同类词目 
 同作者词目  更多...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