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请不要非法盗链本站图片,如转载内容请注明出处:乐清维科网! 返回首页 - 帮助
词目 数图 方言 图库 晓得 社区 家谱 事历  
找一下
进入

  乐清维科 > 浏览词目
  文 >文学作品 > 随笔 > 一筇挂月夜寻僧  编辑词目   发表评论  收藏本内容  历史词目  

 

一筇挂月夜寻僧

---------来源:作者本人     作者:周健     人气:
内容简述
放大
陈仁锡,字明卿,号芝台,长洲(即今苏州)人。明朝天启元年(1621)春夏之际做浙江天台、雁荡、会稽、上虞四处游,所经之处,皆有作品留下。次年,四十二岁的陈仁锡中榜眼,为官耿直清介,后来他和同科状元文震孟被魏忠贤陷害罢了官。他是一位学者型散文作家,希望自己的文章能做到“思奇而能法,神揭而能凝,骨藏而能振,脉动而能鲜”(陈仁锡《张澹斯文序》)才是好的。著述颇丰,有《潜确居类书》、《无梦园集》、《皇明世法录》等传世。善草书,为我们熟知的“花村鸟山”四个字,即是他的手笔。

一筇挂月夜寻僧


——陈仁锡与雁荡

陈仁锡,字明卿,号芝台,长洲(即今苏州)人。明朝天启元年(1621)春夏之际做浙江天台、雁荡、会稽、上虞四处游,所经之处,皆有作品留下。次年,四十二岁的陈仁锡中榜眼,为官耿直清介,后来他和同科状元文震孟被魏忠贤陷害罢了官。他是一位学者型散文作家,希望自己的文章能做到“思奇而能法,神揭而能凝,骨藏而能振,脉动而能鲜”(陈仁锡《张澹斯文序》)才是好的。著述颇丰,有《潜确居类书》、《无梦园集》、《皇明世法录》等传世。善草书,为我们熟知的花村鸟山四个字,即是他的手笔。

《自黄岩入雁山小记》

结束天台之行,顺道做雁荡之游。在《无梦园初集》中,收录了几篇跟雁荡山有关的文章,《自黄岩入雁山小记》就是其中一篇。是文描写了老僧岩(即迎客僧)谢公岭、罗汉洞(即今观音洞)等景色。其中,对老僧岩之描写,非常仔细、形象:

老僧岩,头秃微发,眼口与颐皆作皱纹。初看背后似有一盆种长生草,大屏拥之,既则化为山峰既则僧岩与背后小岩并作僧背,而大屛幻为圆峰。自石梁洞桥上至谢公岭,体屡变而端拱卓立,毫不掉头,盖僧之有定力者。

谢公岭以下怪峰应接不暇结,灵峰罗汉洞与老僧岩接膝而语,登高而呼,几十五里。忽于谢公岭之半,失其眉目,俄见隔山一岩如跎。大笑曰:失一老僧,得一跎僧。

在他所撰的《净明寺序》末尾亦用怜悯的口吻写道:老僧岩疲于送迎,甚苦之。及予再理游屐而不能,乃接引之恶勤也。予甚负此僧矣。写得非常率直。写完美景,也不忘褒扬吾邑元朝诗人李孝光《雁山十记》。他说:雁山有山水而无文字,岂不信哉?予极服李五峰十记,由今观之,入山仅得皮肤者,其记真皮肤耳!然渠肯竹杖芒鞋,犹作此真不诳语,亦足取矣。闻其像在石门,归当呼而与之语。由此可见,陈仁锡乃可爱之人。

《雁忆》

《雁忆》乃陈仁锡游览雁山之回忆文,总计五千五百五十七字。是文描述详尽,雁山景点在其笔下栩栩如生,且罗列历史上对这些景点一二题咏,并对其加以评述。不仅如此,他还仔细记录山乐官、香鱼、茶叶等经济作物。如写石门潭内之鲤鱼:

石门内巨潭多鲤鱼,味甘而淸美。天晴日初出时,群浮水上,可一二亩许。中有一巨鲤,其长如人,众鱼环绕随而旋转,渔者百计终莫能得。

文中运用比喻、拟人修辞手法来写景物,如写剪刀峰,称其遇冰峰更奇……剪山复剪水。至于灵岩景区山峰气势,他用灵岩周回奇峰而空其中,如一座天帝城,玲珑幻叠,又似万军呐喊一句概之,确能让人读到这里时仿佛听到万军呐喊之声。文中还提到雁山有一处温泉,鲜为人知。笔者寡闻,录下以备用:温汤泉,在灵岩寺后霞障石肋悬崖石室中。

天下名山僧占多,雁山也不例外。他细数此山中有精蓝三十三处。有一日,他来到净明寺,道出一句破屋残僧,过者不知有寺,其所见寺院颓败,在《净明寺序》中写道澄公志恢弘,甚善,得到验证。来到龙湫背,又一句烂木残像则为白云庵,以上种种道出了那时期净明寺、白云庵的实况,同时也让我们知晓了当时雁荡山佛教已衰败的一面。

陈仁锡来游雁荡山之前,是做足了功课的,其罗列雁山名句,就是佐证。陈曰:雁山诗作者少,佳者更少。”接下来,列举王十朋翁卷李孝光朱谏诗句,皆斑斑可圈者。其评吴学礼(按,或曰李孝光雁横荡月惊寒到,僧踏寒云看瀑来与赵师秀荡阴当绝顶,一雁未曾闻”,“未知孰是”。元末明初鄞县人吴志淳,字主一,与名噪当时之朱希晦赵新合称雁山三老龙送雨来邀客住,鹿衔花去与僧分为其《宿龙湫庵怀友》一律之二联句。陈仁锡嫌其上半联诗意不佳,自易之云虎傍溪边同我坐。陈仁锡擅长点评,见解独特,在明后期文坛影响很大。所以,在他的文章中出现点评,也不足为奇。

是文中,还提及黄淮致仕时,明宣宗朱瞻基赠黄淮的一首诗,为史料中不多见,今录其全文如下:

雁荡峰高清不极,中有谢公旧游迹。采芝斵苓可长年,应在天南忆天北。

龙湫雁荡山标志性景点,陈仁锡在多篇文章中提到。陈仁锡观龙湫瀑布的位置,也与他人有所不同。其在《雁忆》中说:士观瀑多于讵那庵、于看不足亭,予独立龙湫山下。悬瀑数丈,如明珠下垂数千百帘,亦一奇也。在《净明寺序》中,也同样写道:予直入龙湫深处,珠溅吾目,古人亦并无此观法也。

陈仁锡对志书中描写龙湫的雷霆之声发于何处也有自己的说法。其在《与友人说台雁》一文中写道:

望雁山龙湫,涛落绝顶。最高三百丈,水色晓亮如江朝暾。折而下幻飞絮、幻撒盐、幻凝烟,各百馀丈。又数十丈,炉溶雪汁。又五十馀丈,微闻声。甫下龙湫其音大吼,吼三十馀里,砰击不少休。今记赋中雷霆蛟龙之声皆怒于潭者,非龙湫真界。

然而,陈仁锡对龙湫的源头出处,还是搞错了。究其原因,其一可能是他未曾登览雁湖,因不知雁湖之位置,所以弄错;其二道听他人之说。《雁忆》文中说:“顶有大湖,冬春雁入南海栖其中,水堕入涧流,谷口为龙湫湖。傍比丘尼塔寺,一夕沉湖中。”无独有偶,其在《与僧说福胜、石梁、幽溪、龙湫、五泄瀑记》中亦是提到:“夫雁宕龙湫之瀑,自雁湖分支,源白云庵顶。”虽然位置弄错了,但在这篇《记》中,这位散文高手描绘起龙湫来,正如他自己要求写文章需“脉动而能鲜”一样,雅俗融合,如意浑洒。他能以不同的角度、不同的高度观测瀑布,以不同的词汇来形容瀑布的姿态。同时,将龙湫的美比作美男子如班伯、何晏、陈平、董偃之类,比作美女如西施、南之威之类,甚至比作曹植《洛神赋》中的洛神宓妃。其文如下:

其来也短,悬空飘舞,因风为力。初下也,倾银河于巵口;将半也,洒灌沫于喷壶。前之,左之,右之,睨而视之,若理千丝于机轴;下之,后之,逆之,仰而观之,如撒斛珠于虗空。有时映日,化作虹霓;有时乘风,变为云雾。此有起伏无顿挫之瀑势也。于人则美丈夫、艳女子,可以乘羊车,可以执麈尾,可以连白璧,可以映明珠。班伯惭其丽,何晏媿其美。似陈平而冠玉,若董偃而卖珠。亦可方之西子,比之南威。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日,飘飖兮望流风之回雪,又似乎河洛之宓妃。

文末,他不忘提醒后来者雁游宜秋日,春夏十日九雾,后行人不见前行人。且秋冬毒虫尽去,乃可入,此般殷勤提示,让后游者非常受用。最后,他感叹道人生不游台山,总是枉生;游天台不游九里坑,总是枉游;及登雁荡,惟有大恸而已。陈仁锡对雁荡山有如此的评价,我想在古人来者之中,也算是非常高了。

佚失的雁山八十一记

陈仁锡《无梦园初集·江一》开篇自序中说:游记失原稿,幸此帙犹存,聊复记一二,曰《台雁忆》,而仍存其目云。后列天台一百多记(存目),后再列雁山八十一记(存目)。下附八十一记目录:

老僧岩记 飞来罗汉记 灵岩四十二佳记  净明十八妙记 凌云二十四幻记 石门十六怪记 灵峰寺记 罗汉洞记 南北二碧霄峰记 照胆潭记 风洞记 莲花山记  将军洞记 五老独秀剪刀双笋含珠凤凰诸峰记 灵芝峰记 道士岩记 罗汉洞照山背记 响岩记 展旗峰记 天柱峰记  僧抱石记 龙鼻水记 安禅谷记 天聪洞记 剑锋泉记 龙湫记 彩石山记 观音岩记 温泉洞记 屛霞障记 玉女籹台记 卓笔峰记 独秀峰记 双鸾峰记 摩诃泉记 自观音岩至灵岩记 自响岩至灵严记 自净明至灵岩记 拟灵岩观雪记  拟灵岩坐月记 梅雨岩记  龙湫记 大剪刀峰记 阎王鼻记 讵那亭记 忘归亭记 坐龙湫内看珠帘记 看不足亭  龙湫锦溪记 石门潭石根真龙记 真济寺遇虎记 真济寺观逐虎记 雨中出真济寺观瀑布记 凌云雁湖径记 自白云云外庵至雁湖绝顶记 凌云寺沉湖尼亭记 净名珍珠帘记 净名一线天记 净名童子听经岩记 净名深处记 飞来立罗汉记 漳州船溪记 飞来坐罗汉记 凌云寺洞记  净明鹰嘴岩记 真珠帘洞记 章义楼  石梁洞记 谢公岭记 天柱寺记 华严寺址记 宝冠寺址记 瑞鹿寺址记 道松洞记 马鞍岭记 东岭记 忏堂岩记 能仁寺记 燕尾泉记 飞泉寺址记 罗汉寺址记

除上述八十一记外,《无梦园初集·江一》篇中还另记载其他文章存目。与雁山相关的,有《访渔家》之大荆石门潭;《所见鸟兽》之山乐官灵岩寺鹊;《记宿》之宿寒岩寺记、再宿灵岩寺记、宿能仁寺记、宿真济寺记;《博古》之能仁寺钟、慧明寺智者钟、能仁寺铁锅、能仁寺殿前石瓶;《记碑塔殿桥》之雁山洞石梁、章义桥、灵岩金锁银锁铜锁桥;《品人家》之章义楼人家、灵岩寺人家、凌云寺人家、秀岭人家、响岩人家;《选树》之筋竹岭竹、寒岩方竹、雁山独秀峰顶松、石梁洞次松、章义楼松、雁山道双梓、灵岩寺铁色树、能仁山、灵岩寺悬藤、凌云天柱峰人家藤、石梁五色杜鹃、雁山玉女峰五色鹃、雁山紫茶、龙湫背茶、天柱峰鹃。在已知作品中,对雁荡山有如此多的记,非他莫属。陈仁锡的作品多以小品形式,入选为《明人小品十六家》之一,故上述存目文章也极有可能以小品形式为主。不管如何,陈仁锡对雁荡山的贡献是比较大的。但愿今后能重新觅得这些佚失之作。

一筇挂月夜寻僧

明朝末期的太仓人张灏,字夷令,号长公,南京工部尚书张辅之子,少从胄子入监,见时事甚棘,无意仕进,遂隐于故里,筑学山圃以娱亲,纵情诗酒,四方名人毕集。他还是位收藏印章的名家。崇祯七年(1634),他增订自己编撰的《学山堂印谱》,共收印章2032方,其中有一方印文为一筇挂月夜寻僧。这一印文内容也被陈仁锡引用在他所撰《学山堂印谱序》里,并做为结束语。

陈仁锡对雁荡山的印象是非常深的,对老僧岩,特别有感情,可以说是念念不忘。明朝崇祯五年(1632),距他1621年游雁荡山已有11年了。这年春季,他为张灏所撰的印谱作序,虽然主旨不在雁荡山,但大部分内容是讲雁荡老僧岩的。他运用拟人的修辞手法将老僧岩人性化。

予游雁荡山,望见一老人,肉袒伛偻,揖而入揖而出,凡数里,山空松落,伊何人哉?迹之老僧岩,云:得无忙乎?曰:不忙。”“百年以来,入山几何人?既出复入几何人?”“老僧种无情之痴,留有情之盼,天荒地老,在指顾间。

一段对话,就把一块石头写活了。晚明的士大夫阶层,游玩之风颇盛,他们常寄情于山水之间,不喜科举,无意或失意于仕途。所以,像陈仁锡这样的士大夫所提供所呼吁的自然是隐逸生活。以“花名村,鸟名山”的这片佳地,陈仁锡是打算多来几次,故其言“二十年后,更须放声寻觅,而颜其峰曰长叫”。放声,可作大嗓门喊叫解,也可作舍弃声名解。芙蓉有峰名长(山+敫,造字),而村以峰名,犹如芙蓉镇因芙蓉峰而名。而陈仁锡觉得日后放声于雁山,就私谓此峰为长叫峰,实觉此人相当有个性。

陈仁锡写的这篇序,是《学山堂印谱》所有序中最另类最奇特的。文思不同,符合他的“思奇而能法”的写作观点。他觉得张灏弄这本印谱,就像是拿印文当进谏之文。故序中陈仁锡引用大量的《印谱》中的印文,内容多为警世名言,并进行分类总结。此篇序文,先是与“老僧”对话,最后拿“老僧”说话,借物喻世。读其意,陈仁锡所表达的意思大概是:“老僧”希望那些比较固执的,比较笨拙的,比较过于侠气的,过于贪玩或安逸的人,能进雁荡山(亦指能阅读这本印谱),让山容洗涤一下心灵。“老僧”希望在国难当头之时,在文坛总体水平下降时,在官员不作为时,这些人不要呆在山里,应该出山或入朝,或向居于庙堂之人进谏治国之策。“老僧”的希望,也正是当时像陈仁锡这样的士大夫所企盼的写照。序中末段云“色鲜而味苦”,表面上是说印迹,实则指社会光鲜的背后情况;“貌涂而肠热”,则即指张灏选印文的良苦用心,亦指“老僧”的形像及对社会现状的关心。不管是写印谱也好,写老僧岩也罢,雁荡山因陈仁锡的如此眷恋而更有看头。

以一句“一筇挂月夜寻僧”结束序文,估计陈仁锡写完之后,又盼望着国家早日安定,好再入雁荡山快活一番了。只可惜,四年后,陈仁锡便驾鹤仙游,我想他一定是飞到雁荡山来陪“老僧”了。

  贡献者
汇流澄鉴
关于本词目的评论(共条):
对本词目发表评论:

最多不超过1000字

 相关词目 更多... 
 同类词目 
 同作者词目  更多...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