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乐清维科网!请登录   注册 返回首页 - 帮助
词目 数图 方言 图库 晓得 社区 家谱 事历  
找一下
进入

  乐清维科 > 浏览词目
  物 >风景区 > 其他景区 > 乐成八景  编辑词目   发表评论  收藏本内容  历史词目  

 

乐成八景

---------来源:网络     作者:众人     人气:
内容简述
放大

古时乐成镇上的四对风景点,分别为:
东塔云烟——西岑松雪
盖竹洞天——云门福地
白鹤晨钟——紫芝晚磬
双瀑飞泉——箫台明月


 

白鹤晨钟
      晨雾袅袅,书声琅琅,溪水潺潺,鸟语花香。现今乐成镇一中所在的丹霞山、箫台山谷,是乐成八景之一的“白鹤晨钟”——古白鹤寺的坐落之处。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钱志熙在《〈山海风〉序》中说:“乐清从一个有宗教色彩的隐士开始了他在文化方面的历史影响,细观后世文人,也多表现隐逸之情调。”这个隐士,就是东晋初年的张文君;对乐清历史有将近一千七百年影响的白鹤寺,原本是张文君的私宅。
白鹤寺沙门释子仪所著《白鹤寺记》记载:“今乐清县白鹤寺者,乃东晋张文君,字子雁,舍宅为之也。”这是现存最早的关于白鹤寺的文章,也是现存最早的乐清本土人写的文章。五代隋唐佛教传入我国,乐清虽然偏于东海一隅,当时还比较荒凉,而白鹤寺却已十分兴盛。《白鹤寺记》还记叙唐代白鹤寺高僧惟谦、继南,精通释、道、儒等百家学问,远赴京都长安,在西明寺住了三十多年,并接受朝廷使命讲经传道等情事。会昌年间(841—846),惟谦、继南回到乐清白鹤寺,在大中年间(847—859)化缘造大佛殿、弥陀殿、深涉堂、僧伽殿、罗汉堂等,释子仪在文章中称誉为白鹤寺的“中兴”。可惜由于年代久远,资料散佚,释子仪写这篇文章的时间,究竟是五代还是北宋,已难以考证。
      比这更早的则是唐朝景龙元年(707)沈佺期赴台州任所路过乐清时所作的《白鹤寺》一诗:
      碧海开龙藏,青云起雁堂。潮声应法鼓,雨气湿天香。
      树接前山暗,溪乘瀑水凉。无言谪居远,清净得空王。
      这首诗写出了位于海滨的白鹤寺的特色、当时的规模和响亮的名声。此后,张又新、王十朋、乔吉等历代文人墨客也留下许多吟诵白鹤寺的诗文。
永乐《乐清县志》记载:“白鹤禅寺在县治仙隐坊丹霞山下,系郡城大云寺旧赐额。”文中“大云寺”,其实应该是梁朝大同年间兴建的兴业寺,是当时温州郡城最负盛名的寺院,唐朝时改名白鹤寺。五代后唐天授三年(692),将温州白鹤寺皇帝赐额移至张文君所捐寺院,乐清白鹤寺就成了著名佛寺,逐渐兴盛。万历《温州府志》也有相似记载。
乐清虽然偏于东海一隅,唐朝时还比较荒凉,但白鹤寺却已经十分兴盛。乐清佛教传自水路,白鹤寺比建于隋朝的天台国清寺早二百多年。从公元347年张文君捐宅为寺,到释子仪作《白鹤寺记》,六百余年过去,乐清基本上没有其他本土文化人见之于史籍。张文君和释子仪都是释道中人,他们的人文传承具有浓郁的宗教色彩和隐逸色彩。在此期间,乐清与中原的人文交流,跟历代统治者提倡的正统文化,关系不是很大。
      北宋宣和二年(1120),方腊在睦州(今浙江淳安)造反。宣和三年四月,仙居吕师囊、永嘉楠溪俞道安响应方腊起事,五月攻占乐清县城,屯驻在白鹤寺。七月十六日,俞道安撤兵时,放火烧毁了白鹤寺。绍兴二十二年(1152),白鹤寺重建,到隆兴元年(1163)夏天完工。
      白鹤寺东面,旧有招仙馆,王十朋早年曾在这里读书。王十朋与同窗季仲默、刘铨、刘镇等八人结成诗社唱和,号称“金溪八诗友”,也叫“八叟”,留下了联句佳话。元朝时,乔吉游历白鹤寺,作《双调·水仙子·乐清白鹤寺瀑布》等名曲,但具体时间已无可考查了。明朝永乐九年(1411),白鹤寺和尚慧心(号鉴空,俗姓方),曾应召入文渊阁,参与编修《永乐大典》。明朝何白(1562—1642),字无咎,别号丹邱生,晚年号鹤溪老渔,乐成金溪人。何白年轻时,在丹霞山下读书,人称丹霞先生,著有《汲古堂集》及续集。明朝以后,白鹤寺曾多次被毁,古代最后一次重建,在清朝康熙十一年(1672)。清朝光绪三十二年(1906)三月,陈梦熊与红崖洞和尚月空(俗称黄飞龙)等人,在白鹤寺创办了僧民学堂,散发《新山歌》,鼓吹反清革命,后来酿成轰动全省的“新山歌案”。
     这样一块宝地,到了民国初年新式学堂兴起的时候,自然成了办学的最佳处所。1939年8月,赵竞南、陈哲夫开办私立乐成战时初中学生补习学校,次年迁到白鹤寺,是乐清中学的前身,发展到今天,已经有六十六年历史,为祖国和家乡培养了大批栋梁之材。2004年12月12日乐清中学迁到新校舍,乐成镇一中迁入,白鹤寺也迁建到双瀑景贤亭东首。
      双瀑景贤亭一带,是乐清人文积淀的渊源所在,是不可再生的宝贵人文资源,理应尽量保护好,不使消逝。古来寺院常常是文人借读之地,许多名刹常常与名人联系在一起。白鹤寺不光是一所寺院,更是乐清众多历史名人活动的舞台,是乐清人文积淀的物质载体。白鹤晨钟是乐清人心目中最美的乐音。
      古老的白鹤寺虽然已经在1994年8月21日的17号台风之中毁尽,但白鹤寺的晨钟,携千百年人文积淀,一直回响在乐清人民的心头,伴着闯天下的乐清人飘洋过海,吟唱着王子跨鹤吹箫的美丽故事。这是世上任何风雨也毁不了的。
 
双瀑飞泉
 
      在乐成镇金溪上游,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山径,通往西山白云深处的山民人家。山路把我带到了西山水库的大坝顶上。
      西山诸水原本从这里汇流出口,从陡峭的崖壁上,分两派冲泻而下,冲激出深深的鹤潭。飞泻而下的瀑布,形如白鹤双翅,所以叫鹤瀑。现在水流被水库拦腰切断了,平时细流无声,春天水大时,则仍如怒马奔腾。“双瀑飞泉”因为坐落在乐成镇风光最美的金溪源头,历来是文人学士读书赏景、作文赋诗的好去处。
      双瀑立有北宋嘉祐二年进士晁端彦所写的《鹤瀑》诗碑:“白鹤山头飞瀑,玉箫峰顶生烟。溪上空闻流水,竹间不见真仙。”
      诗中“白鹤山”,今天称为丹霞山,是双瀑北面的山坡,“玉箫峰”指箫台山,是双瀑南面的山坡。白鹤山与箫台山,都是因为王子晋跨鹤吹箫的传说而得名。双瀑就从两山所夹的山谷最深处,轰鸣而下。“真仙”指东晋张文君,张文君的住所接近双瀑,经常把炼丹余药掷入溪水中,溪水中的石头就有了点点金星,金溪因而得名。永乐《乐清县志》记载,双瀑北边,石崖上刻有“金溪石”三字,丹霞山上,有张文君的石炉丹灶。
      福州人陈伯响,北宋大观四年(1110)任乐清县尉,在双瀑留下了《双瀑铭》摩崖:“山裂一门,水分二派。渍虹泮云,飞涌澎湃。涤烦醒心,流沫泄泄。振古如斯,朝宗于海。”青山为门,双瀑急流飞涌,烟腾雾绕,润湿天外彩虹,留驻高空流云。金溪之水,千年万年流淌,奔腾向大海。短短三十二字,以宏大的意象,描绘出双瀑气势磅礴的壮美意境。
双瀑一带这样的摩崖石刻有十二处,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双瀑、白鹤寺、箫台山一带是乐清人文荟萃之地,白鹤寺的“白鹤晨钟”、箫台山的“箫台明月”、鹤瀑的“双瀑飞泉”,“乐成八景”,此占其三。
      王十朋在招仙馆求学时,经常靠着金溪中一方大石头读书,后人称为“王十朋读书台”。王十朋作《双瀑赋》时才20岁,相当于现在的高三或大学一年级学生,但是对骈体文的写作,已经能驾轻就熟。《双瀑赋》文风直追汉魏,以汪洋恣肆的语言,描绘双瀑的雄奇景观,文中洋溢着年轻人的锐气和豪迈,读来如金石铿锵,黄钟大吕轰鸣。写景刻意穷工,抒情挥洒自如,遨游仙凡之间,富于浪漫情怀,时空中心灵感受外物,得到净化升华,读这一篇文章,就可以感知到一颗年轻的心,正在作质的飞跃。
      在景贤亭东首石墙上,刻着“双瀑飞泉”四个大字和王十朋《双瀑赋》文末的古风:“双瀑之水从何来,灵源千尺高崔嵬。飞流喷沫飘琼瑰,空山落日鸣春雷。有客来游独徘徊,枕流漱石兴悠哉。尘襟濯罢飘然回,风清月白空箫台。”王十朋这首诗,字面上在写隐居生活,内质在写诗人山水审美的直觉和悟觉,写年轻的诗人面对双瀑的壮美景观,以自身的文化沉积,营造自我精神修炼的境界,写自己的情操和人格修养的升华。
      元曲大家乔吉(1280—1345)曾经游历乐清,作有散曲《双调·水仙子》三首,借美丽的神话传说描写双瀑一带秀丽景色。《双调·水仙子·重观瀑布》是一首脍炙人口小令:
      天梭织罢月梭闲,石壁高垂雪练寒。冰丝带雨悬霄汉,几千年晒未干。露华凉人怯衣单。似白虹饮涧,玉龙下山,晴雪飞滩。
      这首诗通篇由比喻构成。在诗人的笔下,双瀑成了天庭织女织就的一匹雪练,从天而降,悬挂在石壁之间,喷溅着晶莹的水花,散发出凛凛寒意。数千年的光阴,这匹雪练也没有干涸。诗人借美丽的神话,赋予双瀑宏大而灵动的气韵。“露华凉人怯衣单”是个承转的句子,它点明鹤瀑虽然近在身旁,水珠雾气袭人,衣单怯凉,不得不退到远处观赏。随后作者笔锋一宕,连用“似白虹饮涧,玉龙下山,晴雪飞滩”三个比喻,对远观中双瀑的态势作了最后的勾画。
      这首元曲是一首动人的咏叹调,在诗人笔下,诗化的双瀑具有强烈的艺术震撼力。诗人驾驭宏大而灵动的意象,感情奔放豪迈,使人产生发自内心的审美共鸣,引起深深的人生思索,所以能流传广泛而久远,不仅为元曲历代各本所选,也常见之于今日各类人文报刊。可惜的是,这样闻名全国的美丽的瀑布,虽然近在我们身旁,却已经无缘得见了;很多乐清人不知道这样闻名全国的、这般大气而浪漫的美丽诗篇,写的是我们乐清的美丽瀑布。
      2003年,我曾为乔吉的《重观瀑布》谱曲,后来,我以这首曲子和乐清的《对鸟》山歌为素材,创作了管弦乐曲《箫台鹤韵》。几年来,一个理念一直在我脑中挥之不去:千百年来,乐清人求生存、求发展,可以用三个字来概括——不容易。山海之间孕育的乐清人的人文性格,理应比现在更加接近山的粗犷和海的广阔,更加挺拔和大气。
永乐《乐清县志》记载白鹤禅寺:“寺西有听琴楼,前对瀑布,后绕峰峦,极为幽邃。”元朝时,永福(今属福建省)诗人林泉生(1299—1361)游历乐清,作有《听琴楼》诗:
      青山如琴横,双瀑为之弦。何人作此曲,一奏三千年。上有倚天拂云之乔松,下有伏波岁月之苍鼋。松今未凋鼋未老,人间此曲何时了。我来十月溪水消,古木万壑风萧萧。飞流向我作宫徵,使我听之心寂寥。临溪再拜问此水,巢由去后谁知己?我今剩有两耳尘,不敢向此溪中洗。山僧煮茗樵父歌,吾亦无如此水何!
      这首诗从广阔的时空背景上展开,想象奇特,比喻巧妙。青山如琴,双瀑为弦,造化作歌,天长地久。高崖有松,波下有鳖,双瀑水声使人心境空旷明净。诗人借写幽谷双瀑,抒写向往清明洁净世界的理想,大比喻、大意象承载着大气魄、大诗意。诗人在自己构建的宏大意境中,欲扬故抑,说自己愿仿效隐士巢父、许由,与青山、幽谷、金溪、双瀑为友,其实是以人对自然的崇拜和谦虚为铺垫,用“洗尘”表达自己超凡脱俗的高雅情趣,写自身境界在双瀑水声中向着清明洁净的境界升华。
     双瀑之下,鹤潭之旁,宋朝时建有双瀑亭,俗称观瀑亭,后来归并进白鹤寺丛林。1933年,为纪念抗倭名将戚继光,改建后称为“景贤亭”。亭柱上刻有对联“壮怀吞丑虏,纪效读新书”;“仙趾空遗迹,英雄有壮图”;“青史垂名(原联文字为“忍辱图强”)斯是卧薪尝胆国,练兵纪实相期雪耻仇时”。亭边立着长沙张叔梅撰写的《戚武毅公纪念碑文》。景贤亭后侧石壁,有一处凹进的“仙人跪”。相传明朝时戚继光率军与倭寇激战多日,兵败孤身一人,困在这山谷绝处,无路可走,遇到鹤瀑仙人,用膝盖在石壁上一顶,就顶出一个山洞,戚继光从洞中遁走,率兵杀回,全歼倭贼。这山洞口就成了现在的“仙人跪”。
      春雨下,春水涨,双瀑震荡着千军万马般铺天盖地的万钧雷霆,仿佛戚继光正在血雨腥风、刀光剑影中奋力拼杀;秋风起,秋月寒,细细的双瀑无声无息淌入鹤潭,空谷足音,月色中走来的,是刻苦读书兴学的一代伟人王十朋。景贤亭,景贤亭,这里铭刻着世世代代乐清人景仰先贤的淳淳乡情,这里凝聚着世世代代乐清人学文强心、习武强身、舍身报国的精气神韵。
西山这条远上白云深处的山路,记载着历史的清风明月;西山脚下美丽的双瀑飞泉,吟诵着乐清人生生不息的铮铮风骨。潺潺金溪水,浅浅向东海。山路就像一曲高亢飞舞的山歌,回旋在白云深深处。
 
箫台明月
 
      一级级石磴,整齐得宛如钢琴琴键。琴键上跳跃着一首古老而雄壮的的“奋进协奏曲”,一首历代乐清人自己谱写的乐曲。
春山若绣。眼下小树林中钻出沐箫寺岑山亭的尖顶。
岑山亭,古往今来一直是乐成登高远眺的好去处。
      元朝诗词大家张翥(1287—1368)与李孝光有交情,张翥游历乐清,作有七律《岑山亭》:
      百尺新亭起碧浔,长藤古木郁萧森。水重山掩分吴越,汐落潮生自古今。
      飞鸟去边浮海色,夕阳明处散秋阴。五云长近仙台上,时听鸾箫月下吟。
      岑山亭原名景山亭,建在西河畔花山坪之上。南宋绍兴五年(1135),乐清县尉吴芾在花山之腰建亭,望王子晋吹箫的箫台山,所以叫景山亭。此后,风光秀丽的沐箫泉亭一带,就成了文人雅士向往之地。元朝时,乐成离海远比今日近,在岑山亭能看到乐清湾的壮丽景观。诗人登上岑山亭远眺,吴天越地,山重水,尽收眼底。五色之云笼罩着箫台山顶,深秋傍晚的天气使人感觉有点阴冷,月色之中,似鸾凤般的洞箫声,不时从山上传来。这首诗由近及远,由远及近,动静结合,虚实相生,描写傍晚登上岑山亭所看到的景色,抒发了诗人热爱乐清山水风光和人文积淀的思想感情。
      元朝乔吉的小令《双调·水仙子·乐清箫台》,多次入选元曲集,使箫台山美丽的故事传遍了五湖四海。箫台山是乐成得名的渊源之地,乔吉借醉卧箫台山下金溪之畔,唤来猿猴拆除张文君的丹灶,表达寻仙访道的意愿;以玉树、白鹤、天风、王子晋写时空变迁,洒落一地风雅。
      月明之夜,山风林泉,箫台山顶似有箫声缈渺低吟,这就是乐成八景之一——“箫台明月”。到元朝时,“乐成八景”白鹤晨钟、箫台明月、双瀑飞泉、东塔云烟、西岑松雪、紫芝晚磬、云门福地、盖竹洞天已经形成。明朝嘉靖年间,乐成赵文韶等人仗义疏财,捐建沐箫寺和八老亭。陈璋作有《八老亭记》,赞扬赵文韶等人晚年适志泉亭的高雅情趣。因为沐箫寺前原有六棵枫树,秋来一片红艳,所以又有“六枫秋艳”的名称。
      光绪《乐清县志》记载,梅溪书院“旧在东城隅,即王忠文公祠以旁置两斋,令诸生肄业其中,亦曰书院。明隆庆间,令胡用宾重建。”清朝雍正六年(1725),县令唐传鉎把箫台山下的长春道院改为纪念王十朋的梅溪书院,延请徐炯文主持讲席。王十朋《和李花》一诗,小序有“梅溪书院”四字。王十朋称“梅溪书院”或“梅溪书馆”,不像我们今日严格。
      清朝嘉庆年间,陈舜咨、林启亨曾主讲梅溪书院。林启亨不屑于科举八股,以笃学藏书被乡里推重。后来,瑞安名儒陈黼宸曾在梅溪书院主持讲学。
      梅溪书院有近九百年历史,门生弟子遍海内,把乐清千百年积聚的耕读文化的精华,辐射到乐清全境和书院弟子足迹所到之处。但是,民国年间,梅溪书院毁坏了。现在,王十朋故乡四都的有关部门,正在考虑重建当地的梅溪书院。乐成的梅溪书院则似一首古老而雄壮的“奋进协奏曲”,始终在历史的琴键上跳跃着、轰鸣着。
      春山若绣。沐箫泉亭箫台桥,箫台明月箫台巷,小树林中钻出了岑山亭的尖顶,一代代以顽强的生存能力打造乐清风骨的乐清人,为故园家山谱写了一曲曲多么壮美、清新的田园交响诗。
 
东塔云烟·西岑松雪·紫芝晚磬·云门福地·盖竹洞天
 
      乐清县衙从东晋设县开始,一直在今日人武部一带,公安东路公安西路北边。宋朝时,商业闹市区在县衙前的北街一带,后来逐渐南移,东街、西街与南街、北街交叉处,有了“市头”、“市心”等称呼。东河的支河宣风河,本来就流经县衙前,“至县治前惠政桥,分东西,沿大街两旁而下”,注入市头的宝带河,“上树冬青、樟木,往来之人如行翠幄中”。这两条渠到明代才淤弃,渠址上建了民房。唐朝时,跨越宝带河,有吴家桥连接南街、北街,到了宋朝,往西移七八步改建,先叫市心桥,后称宝带桥。唐朝时,城郭之内,东街的望莱桥和望莱桥下游的浦边桥已经建成;城郭之外,修筑堤塘,开挖运河,成为乐馆塘河的渠首。唐文宗太和九年(835),沿海堤塘先后连接,最后形成了温州沿海第一道古海塘,北起乐清县城,南到平阳钱仓。
     北宋熙宁五年(1072),知县葛逢把九牛山塔迁到东塔山(也叫东象山、东皋)。东塔初建时有九级,青砖结构,六面空心楼阁式,每层出檐,檐下每一面嵌两座石雕佛像,塔基是六角形的须弥座,造型精美。绍兴二十六年(1156),东塔山天空出现五彩祥云,第二年王十朋考中状元,人们就把东塔山叫作 “文峰”、“魁峰”,逐渐形成“乐成八景”之一——“东塔云烟”。淳熙年间(1178—1181),县令袁采用自己的俸禄赞助修建东塔塔院,并给东西两塔院各划拨新塘田百亩。毛士龙写了《东塔院记》和《西塔院记》,记载袁采修建东西二塔院事迹。东塔塔院毁于1958年,1996年重建塔院,修整东塔,并在东塔山周围,配上亭榭花木,开辟了“东塔公园”。东塔现存七级,高约十六米,苍老古朴,是乐成镇千年古城的标记,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包括王十朋读书台摩崖)。
      永乐《乐清县志》记载:“初建县时三塔,其九牛(在今谢公山)、翔云(在县城北面山上)二塔竟废,惟西塔独存。”西塔山(旧名马院山,又名西象山、西皋)端正毓秀,南面山坡有泉,水质清冽,泉上有摩崖“勺泉”二字,山顶有天柱峰,东晋宁康初年,在天柱峰东边的西岑上建了西塔。北宋咸平五年(1002),知县边秀在西塔旁建西塔院,两年后,县令宋元吉完成。宣和三年(1121)五月,仙居吕师囊、永嘉俞道安响应方腊起事,攻占乐清县城,西塔院被焚毁,西塔尚存。南宋淳熙初年,县令袁采重建西塔院,是今日西岑山广福禅寺前身。西岑天柱峰巅,早年有一棵大苍松,孤高挺立,降雪时间,虬枝沾满雪花。西岑山腰有纪念谢灵运、王羲之、孟浩然的“三高亭”,西皋成为登高的好去处,被人们称为“西岑松雪”。
      西塔及塔院后圮于明末,乐清撤县设市后,重建西塔,历时二年建成,高七层,状似东塔。东西二塔,隔二里左右峙立乐成东西山巅,留下许多美丽传说;塔影巍巍,把乐成装扮得更富神采。
紫芝观旧址在文笔峰下(在今日教研室一带),也是张文君炼丹成仙之地。南宋绍兴十七年(1147),道士邱大同建成三清殿,移永嘉废额于此,是全县中心道场,晚堂经课,磬声清亮悦耳,成为乐成八景之一“紫芝晚磬”。抗战期间,乐清初级师范学校办在观内。1986年后,在凤凰山城隍庙旁重建了紫芝观。
      “云门福地”原指云门寺,在今人武部东首电话机厂一带,原址早已盖了民居。“云门”本指传说中的黄帝之乐,“福地”是神仙的居所。云门寺建于南宋绍兴年间,后来塌圯了,咸淳年间,县尉俞道明按《乐清县图经》重建,并请刘黻写了《云门福地记》(见《山海风》第40页,选自《慎江文征》卷十二)。刘黻在文中阐述了福地、福民、福天下的观点,反映了他的民本思想。
     “盖竹洞天”即今杨八洞,有八洞十二岩之胜,宝光岩上有摩崖“盖竹长耀宝光洞天”八字。宋朝时建有道庵,游客如织。
      乐清古县城的山水风光,有着人和自然和谐相处的人文韵味。


如果您认为本词目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 编辑词目

  贡献者
    文溢阁    众里寻她    
关于本词目的评论(共条):
对本词目发表评论:

最多不超过1000字

 相关词目 更多... 
 同类词目 
 同作者词目  更多... 

返回页首